从马来西亚封城,看东南亚在芯片产业中的位置

来源:内容由公众号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原创,作者:邱丽婷,谢谢!

在这场疫情开始之初,很多人都以“非典”作为参照,重点关注中国经济的影响,中国半导体的发展状况,然而随着最近疫情的扩散,全球供应链中断问题已经开始剧烈冲击世界经济体,Resilinc在3月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不仅限于中国境内,事实上已经向其他亚洲和欧洲国家延烧。

根据人民日报最新报道,目前已有至少10个国家宣布全国性限制措施,意大利等6个国家全国“封城”,禁止非必要的人员自由流动,塞尔维亚等4个国家则开始全国宵禁。值得注意的是,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全球制造业重镇也相继宣布“封城”,情形不容乐观。

对于半导体产业来说,传统的垂直整合(IDM)模式已经逐渐走向“非主流”,衍生出的芯片设计(Fabless)、代工厂(Foundry)、IP提供商等所谓的上下游分工合作模式在目前最为流行,这样一条产业链遍布全球。

SIA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一家典型美国半导体公司的芯片生产流程,一般情况下需要环绕全球4个以上的国家、4个以上的州/市、总计行程超过二万五千公里。产业链上涉及的城市主要有日本、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五个国家。

值此疫情之下,生产链中的任何一环出现问题 ,都有可能对整个半导体产业产生一定的影响。

菲律宾“封城”,MLCC供应受阻

3月15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封城操作,时间截止到4月14日,马尼拉市内的海运、陆运、空运都将暂停一个月,除此之外,菲律宾还封锁了其他十六个城市。

据了解,半导体和电子产品业是菲律宾最大的出口行业,相关贸易对该国来说举足轻重。根据菲律宾半导体暨电子产业协会(SEIPI)的数据显示,2018年整个行业占该国商品出口总额的57.2%,总值约674.9亿美元。

在封城之后,就有不少媒体报道指出,此举会导致MLCC涨价。此类报道存在的原因是,菲律宾是全球被动元器件(特别是MLCC)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韩厂三星电机、日厂太阳诱电、村田在菲律宾均设有MLCC工厂,就产能比重来看,以三星电机的40%最大,而村田也有近15%。

三星电机为全球第二大MLCC厂,市占率高达19%。2015年,三星电机投资2880亿韩元,在菲律宾拉古纳(Laguna) 建设MLCC工厂,据业界指出,三星电机在菲律宾的MLCC工厂涵盖前、后段制程。

来源:百度

村田是全球第一大供应商,其技术水平最为领先,市占率高达31%。2011年,日本村田制作投资约6亿2000万日元在菲律宾新建了当时村田在亚洲最大的工厂,主要生产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所需的电容器,并于2013年1月投产。2018年,村田还对菲律宾工厂进行了增产。

1月菲律宾火山爆发时,因国际机场暂时关闭,就已经影响菲律宾的MLCC出货,成为MLCC促涨的关键之一,这一次封城长达一个月,有业内人士认为,交通不便,人员隔离等都将导致产线的产出、出货受到影响,恐超越上一次。

除了MLCC厂生产和出货受到影响,菲律宾还有多家封测厂。

早在1979年,TI就在菲律宾公司设立工厂。2007年,TI投资十亿美元的芯片封装厂落户菲律宾,这家工厂坐落于山城碧瑶,该厂封装的芯片在TI全球总产量中占到40%。

1989年,封测大厂Amkor收购AMD半导体工厂并成立Amkor菲律宾公司之后,已在菲律宾建立7家封测厂。

1997年,Maxim首家自主的测试工厂在菲律宾的Cavite投入使用。

安世半导体在菲律宾也拥有一座后端封测工厂,产能可以达到200亿件/年。根据其最新消息,在菲律宾的工厂将暂时停止。

上图截选自Nexperia 3.17日最新通知

国内科技业者指出,台湾封测厂日月光及华泰早年在菲律宾有设厂,但如今都已撤出,所以对台湾半导体业不会造成影响,而包括英特尔、TI等IDM厂在菲律宾仍有封测厂营运中,若真的货运受阻,可能因为物流中断导致无法出货。

在MLCC方面,自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行业库存已经低于正常水平,即使预计疫情影响第二季度需求减少20%、全年减少10%,但供给端收缩更为严重。

3月份开始下游逐步复工,急单需求涌现,并进一步加剧了紧张情绪。中信证券指出,MLCC行业库存见底,疫情影响产能恢复,短期供给端收缩大于需求,若菲律宾MLCC供应受阻,短期内将会面临涨价潮。

马来西亚“封国”,多处产业受影响

3月18日,马来西亚政府正式开始“封国”,禁止其国民出境两周,包括每日因工作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间往返的国民,同时禁止大多数外故人进入马来西亚或通过马来西亚过境。

马来西亚是亚洲最重要的半导体出口市场之一,仅次于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湾。马来西亚的半导体产业在世界半导体产业链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以我国为例,我国是半导体进口大国,每年进口总额约2000亿美元。 《“一带一路”贸易合作大数据报告2018》报告中指出,2017年中国从一带一路国家进口集成电路芯片1139.8亿美元。在这其中,从马来西亚进口的集成电路占比20.9%。

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需求骤冷,封装测试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我国封测厂曾多次收购马来西亚本土厂。包括2018 年11月,通富微电宣布收购FABTRONIC SDN BHD。2018年9月,华天科技宣布收购 Unisem。2017 年到2018 年,苏州固锝分两次完成了对AICS的收购。这些举动,为马来西亚本土厂商带来了更强大的资金支持。

据了解,东南亚在全球封装测试市场的占有率为27%,单单马来西亚就贡献了其中13%。大马投行分析员曾表示,从2018到2022年,本地电子领域的每年平均营收成长率料达9.6%。“无论是电子代工(EMS)、外包封装测试(OSAT)或是电子产品的研发与设计,大马业者已成功巩固他们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位置。”

目前,马来西亚有超过50家半导体公司,其中大多数是跨国公司,包括AMD,恩智浦,ASE,英飞凌,意法半导体,英特尔,瑞萨和德州仪器,日月光等,因此相对其他东南亚国家,马来西亚在全球半导体封测市场上一直就有其独特的地位。

英飞凌自1973年开始在马来西亚通过其位于西门子半导体集团的马六甲工厂开始运营。拥有前端和后端业务,包括晶圆制造、半导体芯片组装和测试的地方。

英飞凌马来西亚居林和马六甲的员工总数达到1万人左右,这使英飞凌成为马来西亚电子行业最大的雇主和直接投资外商之一,累计投资达到120亿林吉特(约193亿人民币)。

受疫情影响,3月17号,英飞凌曾发布声明称,其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已经关闭,但会尽量保障客户供应不出问题。

上图截选自Infineon 3.19日最新通知

之后,英飞凌CEO Reinhard Ploss也在Twitter中表示,为减缓疫情传播,将实施全面措施,支持各国政府举措。

英特尔在马来西亚居林市、槟城各有一座封装厂,英特尔处理器(CPU)在马来西亚当地有后段的产能(约占总CPU后段产能的50%),市场担忧此举是否影响主芯片供给。

不过集邦咨询在报道中指出,目前主要的服务器ODM大约还备有2\~3周的库存,再加上马来西亚的政策方向为“锁人不锁货”,因此在海关通关与运输物流方面都仍维持正常。鉴于此,预计马来西亚目前的锁国政策不影响英特尔的CPU出货,暂无下修服务器相关的出货预估。

事实上,3月19日,英特尔已经对客户发出声明,目前在全球各地的工厂运作仍然维持相对正常的状态。因为目前马来西亚表示,封锁国境政策至少到3月31日,所以后续影响暂不可知。

另外,封测大厂日月光表示,马来西亚厂目前营运正常,没有受到影响,该厂主要营运重心为车用电子、电源相关芯片等封测业务。同时日月光透露,关于工厂正常运作的部分,事前有跟当地政府沟通协调,因此获得核准正常营运,不需要采取停工因应。

除了封测领域以外,马来西亚还有晶圆代工厂以及一些元器件生产大厂。

全球第三大硅晶圆供应商环球晶圆曾关闭工厂,相关人士认为,这将使得6寸晶圆价格进一步上涨。不过在经历了短暂的关闭工厂之后,经相关部门会议讨论后,马来西亚政府决定部分产业列入豁免清单内可营运生产,环球晶圆已经获得当地政府的批准,恢复生产运营。

同时,马来西亚多家被动组件生产线被政府要求停工两周,众多元器件厂商包括、华新科、旺诠、村田、均在马来西亚设有工厂。其中世界第三大电阻厂旺诠有40%的产能在马来西亚,在此情形之下,马来西亚许多测试设备和芯片生产商皆面临原材料和零部件的严重短缺。

美国纽约科学元件公司(Scientific Components)子公司Mini-Circuits Technologies(M)S/B指出,由于供应链中断,该集团在槟城州的5G射频(RF)芯片生产已停顿。由于材料短缺,电子零部件的价格已上涨10%~20%。

同时根据MMS VENTURES BHD公司预测,由于疫情,2020年一季度半导体测试设备的销售额预料将比2019年同期下跌逾10%。

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因为马来西亚疫情,苹果的秋季发布计划可能会受到影响,苹果拥有全球供应链,在马来西亚的合作伙伴,特别是芯片和电路板生产商村田,瑞萨电子和Ibiden,最近因政府要求锁定两周而停产。

上图截选自RENESAS 3.17日最新通知

马来西亚“封国”不仅让封测产业、晶圆产业产生波动,包括一些被动元器件产业也因此受到一定的冲击。这些产业相应也会对像苹果这样的下游终端厂商造成一定的影响。

综合来看,菲律宾的“封城”和马来西亚的“封国”确实会对全球半导体产业链造成影响,尤其是半导体封测以及MLCC领域。随着这两国相继封闭,新加坡、越南、印度等东南亚国家也许也会进入“戒备”状态。

马来西亚封锁下的新加坡

目前为止,新加坡受疫情影响较小。3月12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讲话,他指出新加坡的冠病疫情仍在控制范围内,政府决定不将疾病暴发应对系统调至红色级别,也不会像中国、韩国或者意大利一样“封城”,不过新加坡将不允许近14天内有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旅行史的人员入境。

新加坡是半导体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1990年代后期,新加坡已经是继美日韩台之后的半导体产业重镇,同时有数据指出,半导体产业是新加坡的发展命脉,2018年占新加坡制造业产值的28%。

来自EDB的报告显示,新加坡半导体相关企业数量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末已经超过300家,分别来自北美、欧洲、日本等多个地区,其中包括如ST、安华高科技、联发科、美光等 40家IC设计公司、14家硅晶圆厂、8家特制晶圆厂、20家封测公司以及一些负责衬底材料、制造设备、光掩膜等产业周边企业。

由此看来,新加坡半导体产业发展比较成熟,相关企业也很多,值得庆幸的是,新加坡对于当前疫情控制的不错,但来自外围的压力正在影响着新加坡。

目前为止,新加坡受到马来西亚的影响较大。有外媒指出,新加坡严重依赖马来西亚的工人和食物,而马来西亚目前禁止所有游客进入,并阻止居民出国旅行约两周,这将扼杀一个主要的劳动力渠道。Maybank驻新加坡的高级经济学家蔡克斌说:“禁止日常通勤基本上切断了新加坡近十分之一的劳动力,从而损害了制造业和服务业。”

半导体封测厂以及晶圆厂等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在马来西亚部分国民因此无法返回新加坡工作将会对新加坡半导体产业造成一定影响 。从内部防疫的角度看,新加坡无疑是成功的,但是面对全球化的逆转,极度依赖对外联系的新加坡将不得不开始为可能到来的经济寒冬未雨绸缪。

谋求机会的越南和印度

相较于以上因疫情受损的国家,越南和印度显得尤为不同,他们希望通过此次疫情获得新的发展机会。疫情期间,越南与印度展开了多次会谈,表示未来双方将在药品、医疗设备、农业产品等领域展开合作。不仅如此越南还有意让印度承接其国内的纺织行业订单,不难看出越南方面正打算进行新一轮的市场转移。目前越南尚未实现封闭措施,但将拒绝来自欧洲申根区和英国的游客。

在整个东南亚地区,越南的经济发展最为强劲。越南在2018年被评定为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许多人都把越南作为新的“世界工厂”。为此吸引了全球诸多大型电子制造企业入驻,其中不乏富士康、仁宝、光宝科技等台湾EMS工厂。

除此之外,英特尔的IC封测已经驻扎越南,并在近日宣布将在越南新增一座工厂,主要用来封装英特尔十代酷睿的CPU,缓解CPU短缺问题。

中国大陆处于手机供应链上的关键元器件公司如立讯精密、歌尔声学、蓝思科技等或收购或建厂,陆续开进越南。

在去年10月,越南高层领导人在参加东盟会议时就专门与韩国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进行了会面,越南方面作出允诺只要三星前往越南设立半导体工厂,就会为其提供包括税收在内的破格优惠待遇。

而三星方面也随后宣布,将于2022年在越南开设的研发中心雇佣3000名当地工程师。3月3日,三星电子已正式宣布未来将在越南专门建设属于东南亚地区的研发中心,总投资额高达2.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5.4亿元)。

随着疫情升级,越南政府加强了出入境管制政策。相关人士指出,许多供应商在越南的库存只能撑2到4周。这其中包括摄像头在内的关键元器件。一旦越南进行“封城”,全球智能手机产能势必会收到影响,5G手机普及进程将被再一次拖慢。

印度方面,当地时间3月1日,印度行业组织工商联合会秘书长在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国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所以印度应该针对当前经济形势及时填补市场空缺。

作为一个人口与中国差不多的人口大国,印度被称为是全球范围内最大的电子市场之一,伴随着印度电子市场的需求,也势必会带动半导体产品的发展。

根据印度电子与半导体协会(IESA)的数据显示,到2025年,印度半导体元件市场的价值预计将达到323.5亿美元,在2018年至2025年间以10.1%的综合年增长率增长。

印度的电子产业主要分布于北方的新德里和位于南部的班加罗尔,班加罗尔向来有“印度硅谷”之称,国际大厂如Intel、IBM、英飞凌和曾经的飞思卡尔都在班加罗尔设厂。

不过对于印度来说,与其说是对半导体产业链有影响,不如说对手机产业链更有影响,印度是第二大手机生产国,近年来手机产业链的人士也陆续去印度扩产,各大智能手机厂商纷纷在印度设立工厂。受上游供应商影响,手机产业链上游厂商也开始在印度投产。而此次疫情下,印度于3月13日突发“锁国”,将对手机产业链造成一定的影响。

总结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全球电子供应链的节奏,东南亚国家是仅次于中国的电子制造重镇,一旦受到波及会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不过有相关IDM厂表示,会透过位于其它国家的封测厂,或是增加对封测代工厂的委外下单,尽可能完成交货,因为产品线在不同封测据点进行生产交替,会需要生产前置时间及认证时间(更换料号需要客户同意,且需要重新认证),现在只能先以库存因应。

同时,据最新消息指出,马来西亚当地的半导体厂商可以向政府提交申请,获得通过后即可维持正常的生产和出货。

菲律宾目前没有要求吕宋岛上的工厂关闭。

由此可见,短期内,暂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若疫情全面爆发,各国封锁边境,其后果将难以想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